guacamole

park!

楼上的男人

新闻报导时,立香马上放下汤匙停止进食。

“企图进行绑架的男子在威尔士区被警方击毙”新闻上这样说着“警方表示,一名当地史学教授以‘车上有停止呼吸的幼犬’来拐骗他的学生。”

当那个人的照片出现在萤幕上时,立香突然为自己感到悲伤。

“绑匪确定为高文。”

立香识得这个人,他就住在楼上。


“对这名差点受害的女性来说,相当幸运地,高文要将他塞进汽车后座时正好被一名休假中的员警看到,对方马上就掏出武器。”


跟立香一起在沙发上的,是她儿子。他在睡梦中翻了个身,立香则将电视的音量调低以免吵醒他。

高文先生对他一向很友善。


“高文先生拿出武器后,警方便朝他开了六枪,击毙这名教授。”


立香这才想起稍早前听到的警铃声,从楼上传来蹦蹦蹦、被她所忽略的脚步声。

她不知道那代表什么,也不晓得警察正在搜索这栋大楼。


“我很高兴这个疯子没有逃过他应得的报应”休假中的员警说道。

“我很高兴再也没人会因为他而受伤了”受害女子的丈夫说道。




但他们都错了。


立香把麦片从碗中倒回袋子里,将麦片盒放回原位跟其他食物摆在一起。

半盒麦片、一杯米、一碗果干、两瓶水。

我们仅存的口粮。

她暗想警方是否还会回来。

想着他们是否能听到她在高文先生地下室的假墙后面的尖叫声。

他们是否还在找寻她的下落吗?

那个六年前失踪的女孩。



想当年她也是高文先生班上二十岁的女孩呢。

她不但爱狗狗,也同时蠢到跟着上了他的箱型车。





儿子在立香身旁醒来。

“daddy什么时候下来看我们?”他的肚子开始咕噜咕噜叫了。

立香决定告诉他实话。






“daddy不会回来了。”立香说“他病了。你的daddy病得非常非常重。”

评论(9)

热度(25)